不孕症科男患者不配合查核健康码 打伤防疫人员被拘


他进而表示,新冠病毒疫情在美国暴发以来,亚裔美国人遭到了很多肢体和言语上的攻击,但他并不认为喊“不要种族歧视亚裔”的口号能改变什么,理由是疫情让很多人都遭了灾,很多人都有怨气。

“一月份,我病得很重(像流感一样,但情况更糟),连续两天没有入睡,几乎要进急诊室。我不知道那是什么,今天,我检查了新冠病毒抗体的状态……显示IgG+(过去感染的迹象)。心情复杂,明天将重新测试。”

图:Peter Antevy表示自己在1月份第一个星期出现疑似症状,一些网友也表示自己曾经在那时出现过相似症状。

最后值得一提的是,大家应该还记得在1月底以及2月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当美国政府还在傲慢地以为新冠病毒疫情只是中国的事情、以为美国很安全的时候,美国白宫不仅没有真正关心中国已经不断向世界预警的疫情信息,甚至美国总统特朗普还称"这就是流感",“很快就会消失"。

然后,杨安泽就表示他已经很久没有过的一种感觉突然涌上了心头,那就是对于自己身为一个亚裔“有点羞耻”。

其中,美国《赫芬邮报》的亚裔记者Marina Fang就在贴文中写道:杨安泽说对抗种族主义的办法,就是让亚裔美国人拥抱并用前所未有的方式展现自己的“美国人气质”,但这不管用,亚裔几代人都被要求去证明我们的“美国人气质”,但我们仍然被视为“外人”。

新冠病毒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在各国流行的?这个问题在杨占秋看来其实并不难找出答案,“只要将当时有疑似症状的人的血清样本拿出来进行检测就可以了。”杨占秋告诉记者,临床医生是否会保留病患的样本他不太清楚,但自己的研究团队经常会保留几十年的血清样本,“所以,从学术研究角度,我建议世界卫生组织牵头呼吁对更早有疑似症状的患者进行IgG抗体检测,确认他们是否曾感染过新冠病毒。”

(截图来自杨安泽撰写于《华盛顿邮报》的原文)

(截图来自杨安泽撰写于《华盛顿邮报》的原文)

(截图来自NBC新闻网的报道)